关于8起公办中小学幼儿园食堂管理方面严重违纪违...

当前位置:首页 >工作之窗>基层动态

宜兴市:藏不住的“鹅把戏”

时间:2019-04-24 08:40    浏览次数: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字体:

宜兴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走访屺亭街道群众了解情况。(资料照片)雍涛 摄

江苏省宜兴市屺亭街道畜牧兽医站,一直是常人眼中的“清水衙门”。而当它突然拥有畜禽退养拆迁评估大权后,一时间就变得“门庭若市”。

2016年,为了治理太湖水质,宜兴市启动全市范围禁养区、限养区内畜禽退养拆迁工作。而屺亭街道负责牵头这项工作的畜牧兽医站站长薛战伟顺理成章当上了负责人。

一些“脑子活络”的养殖户,为了多从拆迁补偿中攫取利益,一时间纷至沓来围着薛战伟,邀请他上门“多指导”“多关心”。

在一次次推杯换盏中,在一声声恭维请托中,薛战伟的心态彻底发生了变化。面对千载难逢的“发财机会”,他怎能忍心“失之交臂”?!

对金钱的渴望,对法纪的“无畏”,让他走上了疯狂敛财之路。

审核“放水” 初尝“甜头”

多则上百万、少则几十万的畜禽退养拆迁补偿资金,都要经薛战伟评估、审核、验收。自从街道让他负责拆迁后,他的权力变大了,接受的吃请也开始多起来。

起初的时候,薛战伟也是非常小心,连拿别人两条香烟也是担惊受怕的。

然而有一次吃请,却成了他心理变化的转折点。2016年年初,退养拆迁工作刚刚启动,养殖户赵某为了请薛战伟照顾他,在宜兴城里豪华饭店盛情请客,席间薛战伟喝了不少酒,饭后赵某还给了他5条中华烟。

他本想不要的,但一想到身边的有钱人,今天买这个,明天买那个,于是他就坦然地收下了。那次饭局后,他的胆子一步步被撑大了。这时债务缠身的宜兴中红农场主周红妹找上门来。

周红妹三番五次主动邀请薛战伟上门“指导”。刚开始时,薛战伟因为她“口碑不好”,不想和她有过多交往。但周红妹紧盯不放,时不时安排儿子给他送上香烟、土特产,并不断发出“指导”邀请。最终,在周红妹的“执着”邀请下,薛战伟同意了上门“指导”。

此后多次饭局,让二人关系日益加深,周红妹与薛战伟之间的称呼也悄然发生了变化,“阿姐”“老弟”相称,让他们紧紧地捆绑在逐利的战车上。

2016年9月的一天,一次酒酣耳热之后,周红妹把“买进菜鹅,充当种鹅,请他评估时‘帮忙’”的想法和盘托出。同时,为了能让薛战伟答应帮忙,周红妹向他提出借她25万买菜鹅,她会按照“10万本金5万利息”的标准,付他利息。对此,早已把周红妹当做贴心人的薛战伟欣然点头同意。

后来,周红妹从外地买回了5000多只菜鹅。评估的那天,薛战伟心照不宣,大笔一挥评估为:种鹅,享受200元一只的补偿价。从菜鹅到种鹅,一字之差,就给国家造成100多万元的损失。

“无中生有” 贪心尽显

初尝与周红妹合作带来的“甜头”,更享受着众人“追捧”下的惬意。此时,薛战伟的“胃口”变得越来越大,对金钱强烈的占有欲望,已经让他把党纪国法抛到了九霄云外。

中红农场评估结束没过多久,薛战伟竟主动与周红妹联系,商议把农场里未处理的鹅及部分设施转移到其它地方,再以该农场职工张某的名义,上报申请畜禽退养拆迁补偿。

“弄到补偿款扣除成本,我们五五分!”薛战伟对这位“阿姐”提出的利益分配方案颇为满意。

随后,他们分头行动。薛战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不是养殖户的张某作为畜禽退养拆迁户上报列入拆迁名单。周红妹则在薛战伟物色的地块上安排工人搭建棚舍、设置围网,不仅把中红农场已经获得补偿的鹅运来充数,而且还从外地加急购进了700余只菜鹅。

在很短的时间内,一个“养殖场”从无到有,“鹅把戏”对于薛战伟来说已经易如反掌,轻松“倒腾”出一个,再由自己“评估”后,立即一拆了之,万一将来事发也难查,这个“精妙绝伦”的方案,让薛战伟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了16万元。

妻子规劝 执迷不悟

当薛战伟贪欲的藤蔓肆意疯长时,他正直的妻子看出了端倪。经常提醒他,要遵纪守法,不能拿不该拿的东西。

薛战伟只是口头答应,敛财的脚步却一刻没有停歇。一次,妻子无意中发现了家里房间飘窗下藏着的30万元现金。

在妻子严厉的质问下,他讲出了部分实情。妻子气得抡起一巴掌,狠狠打在薛战伟的脸上,并大喊“你去把钱退给人家,把问题跟单位讲清楚!”

薛战伟自知理亏,只好满口答应:“我去处理,我去处理,我再也不犯这样的错误了!”

可实际上呢,薛战伟捞钱的战车已经根本刹不住了。一边是,为了躲开妻子的视线,他一拿到别人送来的钱,就立即通过自动存款机存入银行;一边是,对有求于他的养殖户变本加厉、飞扬跋扈:养殖户张某想要拆迁补偿费150万,薛战伟一听,“只要肯出钱,多补偿不成问题”,张某立即奉上20万元;养殖户吴某因评估价格低跟薛战伟闹矛盾,他很不开心表示“不拆了,也不补偿了”,并把手机一关,吴某只好亲自找上门,许诺会给25万元,他才放行……

多行不义必自毙。2018年3月16日,薛战伟因涉嫌贪污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宜兴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一个月后,薛战伟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经宜兴市人民法院一审查明,2016年至2018年期间,被告人薛战伟身为国家工作人员,伙同被告人周红妹,利用薛战伟职务上的便利,以欺骗手段共同侵吞政府补偿款44.853万元;薛战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现金合计225.8万元,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第二十七条 党组织在纪律审查中发现党员有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权力寻租、利益输送、徇私舞弊、浪费国家资财等违反法律涉嫌犯罪行为的,应当给予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记者 袁海涛 通讯员 徐锦华 高笑天)

点评

从菜鹅到种鹅,一字之差,“养殖场”从无到有,薛战伟的“鹅把戏”连连登场,一个被常人视为“清水衙门”的小小畜牧兽医站,何以变为纷纷争抢的“香饽饽”?古人言,贿随权集。从评估、审核到验收都要由薛战伟经手,手中拥有了畜禽退养拆迁评估大权后,权力空间的增大令其私欲迅速得到极大的膨胀,走上贪腐歧途,受到纪法惩处,实为咎由自取。

薛战伟的所作所为无疑也是违反《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二十七条的典型案例。与旧条款相比,该条款注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的衔接,将原《条例》中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等刑法规定的行为涉嫌犯罪”修改为“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权力寻租、利益输送、徇私舞弊、浪费国家资财等违反法律涉嫌犯罪行为”。

“畏则不敢肆而德以成,无畏则从其所欲而及于祸。”内心丧失了对权力的敬畏,权力必然沦为谋取个人私利的工具,从贪念滋生到违纪违法仅一步之遥,薛战伟在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损失的同时,自身也陷入违纪违法的深渊。

“领导干部要心存敬畏。”没有敬畏,权力观就会扭曲,权力得不到约束,滥权、专权现象就会滋生。薛战伟看不到手中权力的背后是责任与担当,却视其为千载难逢的“发财机会”,想尽一切办法敛财,这是其权力观扭曲的外在表现。梳理近年来贪腐官员案例不难发现,党员干部手握权力为所欲为,把公权当成私器,无一不是从失去对权力的敬畏心开始的。

心有所畏,行有所止。前有对党纪国法之敬畏,后则无贪污腐败之悔恨。能否正确运用手中权力,能否抵制诱惑、保持清廉,关键还是要看党员干部内心的堤坝是否牢固、敬畏意识是否真正提升。不能正确认识手中权力从何而来,必然背离权力的本义,用不好手中权力,终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石顺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