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无锡市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11...

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广角>勤廉楷模

碧空追梦人 丹心报国志

——记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C919事业部总装车间

时间:2018-05-09 09:02    浏览次数:     来源:人民日报     【字体:

    这是一群平均年龄仅30岁的追梦人。为了共同的目标和信念,他们日夜拼搏,顶举起大飞机翱翔蓝天的梦想和荣耀,印证了航空报国的热血和忠心。

  大飞机制造 国家实力的象征

  1978年,18岁的孟见新进入由原上海飞机制造厂开办的技校。毕业后他来到上海飞机制造厂部件装配车间,参与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架民用客机“运十”的制造。2014年6月,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祝桥总装制造基地投入使用,孟见新与团队开始了国产大飞机C919的总装制造。

  一架C919大型客机,有724根线缆、2328根导管、总长近80公里的管线,零部件总数达250万个。2015年11月2日,C919大型客机首架机在浦东基地正式总装下线。2016年12月25日,C919飞机首架机交付试飞中心。“C919的成功问世,不只是制造了一架大飞机那么简单,更是国家实力的象征。”孟见新说。

  C919项目几乎是从一无所有开始,制造标准、工艺等很多内容需要重新摸索。“比如C919机身采用大量的先进复合材料、先进的铝锂合金等,需要形成自己的组装标准。”孟见新说,总装不是简单地把零件拼起来那么简单,许多部件精度非常高,如果没有成熟的集成能力,有再好的零件也装不出达到要求的大飞机。

  在浦东总装基地,孟见新和团队已经构建起了一条成熟的生产线。

  关键工艺技术 依靠自主闯难关

  C919全机长38.9米,这样一个庞然大物需组装百万个零部件,打上百万个孔,装配工作的每一个微小偏差都会造成产品质量的大问题。

  2015年9月初,随着第二台发动机的顺利交付,发动机吊装工作成为C919下线前的关键一步。“别看把发动机从运输车上吊起至机翼吊挂位置的距离不到1米,但我们足足用了3个昼夜。”总装车间的机械装配班组长王儒俊说。

  总装车间工艺员彭锐与爱人都奋战在总装现场,白天沟通梳理发动机安装流程,晚上指导现场吊装,1个多月没回家。

  发动机安装工作是飞机装配过程中的重大节点性任务,将3吨多重的“心脏”固定在飞机吊挂上,不仅需要考虑飞机的姿态、重心,还要考虑到系统装配、结构装配、发动机供应商装配完成情况。作为C919总装制造IPT团队的一员,彭锐负责发动机安装方面的工艺工作。开工前需要进行评审,彭锐抓紧每分每秒,在发动机安装前完成一系列准备工作。

  “发动机安装是个大工程,考虑到人员以及产品的安全,这项工作通常都安排在晚上或周末、人员较少的时段进行。”彭锐说,装配的连贯性要求较高,每次拆装都是连续作业,“有时一干就到凌晨。看着晨曦照进车间,尽管很累,但觉得很欣慰。”

  从零开始的国产大飞机,发动机对接只是千万个难题中的一个。“通用设备可以进口,但装配工艺与集成技术无法引进。”中国商飞制造总师姜丽萍说,“关键工艺技术的自主攻关是必由之路!”

  技术改造创新 不当看客当创客

  飞机总装制造是一项系统工程,是复杂产品的典型代表,产品结构复杂,装配质量要求高,试验维护项目多,需要从技术能力、人员素养、基础管理等多个方面提升综合实力。

  2017年,C919研制面临诸多技术攻关,为全面完成全年工作任务,总装车间全体职工不分昼夜,全力攻关,大客结构装配、全机通电通压、功能实验、发动机安装、点火等几十项重点任务被逐项攻克。围绕中心工作,总装车间实施了新技术新理念推广,将数字化制造体现在机身细节上,严实的对接缝、平齐的铆钉、规范统一的制造标准,凝结着全体员工在技术创新中不懈的努力,为C919插上先进的数字化翅膀。

  在航空领域,有“轻一克,值千金”的说法:飞机重量每减少10克,30年可节省燃料超过1吨。总装车间开展了“飞机减重大比拼”,以劳动和技能竞赛的方式鼓励职工动脑筋、比效率、出创意。线束敷设班组老技师卢扣章通过优化布线、采用轻量化辅助材料,摸索出一套线束减重工艺,使飞机减重20多公斤。

  飞机装配技术创新涉及多领域、多专业,总装车间采用“结对子”的方式,跨班组、跨岗位组建了智能制造、数字测量等12支创新团队,为飞机研制提质增效。从国外引进的自动化生产线“水土不服”,智能制造团队将测量软件、柔性工装与拟合算法相结合,自主开发出部件自动对接系统,将大部件对接精度提高了两倍。不当看客当创客,仅2017年,总装车间职工提出的改进创新提案就达1000余条,申报专利24项,飞机装配效率提升了40%。(记者 沈文敏)